趣闻趣事新能源故事会数码资讯软件资讯娱乐资讯医疗资讯健康资讯明星资讯大数据it资讯家居生活 更多

《纯惠皇贵妃像》系郎世宁作品无疑

2020-08-08 06:08:10 来源:小熊资讯网

原标题:《纯惠皇贵妃像》考 系郎世宁作品无疑

《纯惠皇贵妃像》系郎世宁作品无疑

面对一幅既没有标明人物身份,亦无画家署名的神秘人物肖像绘画,恐怕略有书画知识的人都会问一个为什么?本文作者就是从这个为什么出发,运用古代书画的技法、服饰、历史资料,以对比、史实论证的方法明晰《纯惠皇贵妃像》的真实身份。

2005年香港苏富比来京举办春拍预展时,在瓷器拍卖专场竟然展出了一幅油彩仕女肖像图,她在那里孤零零的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业内人士也不知其来头,更不事其身世,只是从其仪态和衣着装束上稍感画中的青年女子端庄、美丽、高贵、典雅。

事隔多年后的今天,笔者作为古代书画的爱好者,受师之教,于兴致之中,以自己稚拙的知识在浩瀚的艺术世界中寻觅,查证方知:此幅油画肖像图源自于清代宫廷,历史的原因遭致散佚异国他乡,然而流传百年后又面世于故土,这实为历史的巧合和渊源。

这幅油画肖像是史实的记录,是中西文化交流的见证,是中国宫廷女性美凝固成艺术的永恒,这幅宫廷肖像画就是《纯惠皇贵妃像》。本文试从这幅绘画的艺术特点和服饰特征、历史史实考证,揭开其神秘面纱。

一、 与《纯惠皇贵妃像》的有关内容

《纯惠皇贵妃像》为油彩、纸本,纵54.2厘米,阔41厘米。画作既没有标明人物的身份,亦无画家署名,从而为其添了不少神秘。画作中的青年女子头戴貂毛暖冠,冠顶佩戴硕大晶莹的珍珠,面部表情温和善良,两目祥和凝神。

《纯惠皇贵妃像》中的纯惠皇贵妃目、鼻、口、耳神态怡方,五官描绘精准;面部光感适中,两耳饰有珠宝,脸型为标准的东方美女的瓜子脸,眉宇间气宇轩昂。其身着红锦缎团龙绣袍服,龙纹和祥云图案色彩鲜明,搭配得当,位置准确,一眼就可看出其宫廷刺绣的庄严秀美;画像中的女子两肩自然下垂,线条韵泽,轮廓自然,令观者感觉此女子并非凡人,年轻娇美的容貌,善解人意的神韵,符合妃嫔的高崇尊位。资料显示,故宫类似的作品有三幅:《孝贤纯皇后像》、《慧贤皇贵妃像》和《婉嫔像》,尺寸都是54.2× 41cm。

据查,清代自康熙皇帝之后,典制大备,后宫号位定制严明。皇帝的正嫡曰皇后,居中宫,主内治;以下是皇贵妃一人,贵妃二人,妃四人,嫔六人,分居东西十二宫;再下还有贵人、常在、答应三级,都无定额,随居东西各宫,勤修内职。亲王的正室称嫡福晋,侧室凡生有子女者,可封侧福晋,其余统称格格。乾隆皇帝弘历登基前是宝亲王,苏氏就是他的侍妾之一。

纯惠皇贵妃(1713-1760),苏氏,苏召南之女。雍正时,入侍藩邸为格格。乾隆帝即位后,苏氏初封纯嫔,二年晋纯妃,十年晋纯贵妃,二十五年四月晋纯皇贵妃,同月十九日薨,年四十八,谥曰纯惠皇贵妃。葬裕陵妃园寝,位居诸妃之上。

纯惠皇贵妃于雍正十三年生皇三子永璋;乾隆八年生皇六子永瑢,后出继为慎靖郡王允禧嗣,为质庄亲王;有一女封和硕和嘉公主,下嫁傅恒之子富察氏福隆安。

二、 《纯惠皇贵妃像》作者简介

“油画”是公元15世纪时出现于欧洲的一种绘画形制,这一名词,非中国传统艺术固有的概念,是中国人根据以油调色作画这一特点命名的。在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中,“油画”这一名词屡见不鲜,主要用于绘制人物肖像或宫殿室内的装饰。

查清代宫廷画院的诸多画家中,并无人使用此等“油画”技法,且当时正处于“清初四王”对绘画致力于摹古或仿古演变时期,讲究中国传统绘画的“形似”及“神韵”,仅有来华传教士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运用此法。1714年(清康熙五十三年)他以传教士的身份漂洋过海来到东方,入乡随俗起中文名“郎世宁”。

郎世宁,1688年生于意大利米兰,从青年时期就在著名的艺术工作室接受严格的绘画训练,画艺精湛。后来加入了宗教组织耶稣会。于康熙末年以宫廷画师的身份被召入宫,供职于清康、雍、乾三朝画院。他的后半生在紫禁城里渡过,乾隆三十一年(1766)病逝,终年78岁,乾隆皇帝亲自下旨料理安葬事宜。

据《清史稿》记载:“郎世宁,意大利人。康熙中入值,高宗(乾隆)尤赏异。凡名马、珍禽、异草,辄命图之,无不栩栩如生。设色奇丽,非秉贞等所及。”

郎世宁的画作融合西画及中国绘画技巧,使用“退晕法”绘制人物面部,用色调光线的凹凸表现出立体感,从而更丰富了人的面部表情。他绘制的肖像画细腻传神,深受康熙、雍正、乾隆3位皇帝的喜爱。同时他还擅长人物、花鸟、犬马、山水等,代表作有《乾隆皇帝大阅图》、《弘历雪景行乐图》、《八骏图》、《百骏图》、《羚羊图》、《乾隆皇帝及后妃像》、《哨鹿图》、《马术图》。郎世宁有款署的画像作品有《果亲王允礼像》、《弘历岁朝行乐图》,另外《平安春信图》上有乾隆御题:“写生世宁擅”,证明为郎世宁所作。

此外,经专家考证也为众所公认的还有《弘历戎装骑马像》等。据《石渠宝笈》记录,郎世宁传世作品并不多,仅有四五十件,大多收藏在台北、北京和沈阳的故宫博物院。

三、 《纯惠皇贵妃像》考证

经查,与此幅肖像绘画技法、服饰特征、装潢形制相类似有《乾隆皇帝半身像》(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收藏)、《孝贤皇后半身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慧贤皇贵妃半身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嘉妃半身朝服像》(法国多勒美术馆收藏)、《婉嫔半身朝服像》(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等。

1、 《纯惠皇贵妃像》的构图特点。郎世宁对《纯惠皇贵妃像》的构图采用半身正面光画法,感觉一束柔润的光线迎面照过,使人像在背景中显得格外突出,没有西法的明暗表现。此幅肖像画基底为纸本,使用西洋的绘画颜料,背景处也敷色打底,不余空白,色彩厚重,附合中国宫廷皇家的欣赏习惯。这些特征代表了画家的创作标准和审美观点。

2、 《纯惠皇贵妃像》画材及绘画特点。《纯惠皇贵妃像》为纸本、油彩,其绘画用的材质为加厚的高丽纸。这种材料有时在御笔书画、御容画时也有使用。最特别之处就在于郎世宁把油彩画在了纸卷上,这在中外绘画史上是个创举,也是至今中国画家无法问津的处女地。

《纯惠皇贵妃像》系郎世宁作品无疑

郎世宁在绘制《纯惠皇贵妃像》时,采用视学观点,人物脸部描绘以“退晕法”技法,用油彩层层晕染体现出人物面部的立体感,运用光、色把人物的面部、鼻子、眼睛、嘴唇的凹凸起伏表现的淋漓尽致,从肖像面部看不出一丝笔触,更不见线条勾勒的痕迹,显然画家不仅技法娴熟,更懂得人体骨骼与肌肉的组织关系。

3、 《纯惠皇贵妃像》与《乾隆大阅图》、《纯惠贵妃像》及中国画家所画的面部比较。

郎世宁绘制的《纯惠皇贵妃像》,脸部以“退晕法”法用油彩层层晕染,把人物面部的立体感体现出来,从这两幅《纯惠像》就可一目了然。

故宫清廷绘画鉴定专家聂崇正先生曾对该画进行过目鉴,他认为:“这幅画与宫里的三幅画制式大小都一样,画面背景染色相同,只是颜色不同而已”。聂先生还把一幅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的郎世宁作品《心写治平图》的高清照片,以及法国一家遗产拍卖2001年9月拍出的一幅国画《朝服像》(弗雷家族提供),画中的纯惠贵妃像与此《纯惠皇贵妃像》一致。聂先生认定:这幅油画是郎世宁亲笔所画,没有帮手代笔。而且,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油画之一。郎世宁一共画有9幅宫廷人物油画,故宫有3幅,吉美有3幅,还有1幅在法国多勒市美术馆,加上《纯惠贵妃像》,已经有了8幅。

有关《纯惠贵妃像》,为绢本设色,纵198厘米、横123厘米,画幅上也同样无作者款印,亦无清宫收藏印章,只是在人物头部的右侧,有竖写墨书一行“纯惠皇贵妃”,从其书法特点看无疑是乾隆皇帝的御笔。这幅绢本画的人物姿态、面部表情、绘画技巧与《纯惠皇贵妃像》相同,无疑两幅画出自同一人之笔。

《纯惠皇贵妃像》系郎世宁作品无疑

还有北京故宫收藏的《乾隆大阅图》,描绘了乾隆在南苑初次检阅八旗官兵时的雄姿英发,画中皇帝呈四分之三的侧面像,御容凹凸分明,身着铠甲戎装,挂箭囊弓袋,骑着一匹花马。整幅画作以鲜艳明丽的色彩、工质细密的笔触和巧妙的高光处理,又加入了欧洲骑马像的构想,从而突出了帝王威仪整肃的形象及其至高无上的权威。

《纯惠皇贵妃像》系郎世宁作品无疑

但从《乾隆大阅阅图》面部绘画看,其技法同样为“退晕法”。虽然面部在整幅绘画中占的比例较小,但分量较重。据查证,该幅画为郎世宁奉旨所画。

郎世宁因专事帝王后妃的肖像绘画,有时其本人仅画人物部分,背景或山水均由中国宫廷画家绘制。在一些特殊作品中,甚至连人物的衣着都有中国画家来画,郎世宁只管画人物的面部。

《纯惠皇贵妃像》与中国画家所画的面部比较,最主要的就在于“退晕法”和“线条勾勒”的区别。比如清康熙时代的张远,他也擅长人物肖像绘画,同样在绘画时使用晕染,后世对其评价“形象逼肖、妙得入神”,然而与郎世宁的肖像画比较就显示出线条勾勒痕迹,呆板木讷。

4、 《纯惠皇贵妃像》服饰特征考证。清宫帝后服饰用于祭祀、朝会、节庆、出巡、日常生活等不同场合,在形制、颜色、纹饰上都有严格规定,不可滥服僭越。按《钦定大清会典》的规定,清后妃服饰可分为礼服、吉服、常服、便服等四类。礼服是帝后在重大典礼或祭祀活动时配套穿用的服饰,吉服是帝后穿用于重大吉庆节日、筳宴及祭祀活动之时。

清代宫廷服饰的制作和管理由内务府负责。制作时由礼部拟定缎匹和服饰的式样、质地、色样等,奏请皇帝钦准后,交宫廷画师依样绘图,之后内务府将图样发往江南三织造或京师织染局,严格按图样画稿织成匹料,再经裁作、绣作、衣作,制为成品、半成品衣料、缎匹等,运至京师内务府广储司收验,有的半成品衣料再由内务府造办处制为成衣供朝廷服御。

  《纯惠皇贵妃像》服饰截图

《纯惠皇贵妃像》服饰截图

《纯惠皇贵妃像》穿着的为左衽大襟礼服,圆领,有接袖,袍料为皇后妃专用的红锦缎。袍面以彩线绣团云龙织锦纹,领、襟、袖为石青缎平金云龙纹。其上龙纹为两肩前后正龙各1团,襟行龙前后各1团;两袖袖端及领前后正龙各1条;领左右及大襟边行龙各1条,间饰五色云蝠等纹饰。团无水龙袍为清代后妃龙袍样式之一,此袍为乾隆朝后妃穿用,但从其肩部到衣纹明显可以看出勾勒的线条,与面部形成对比,应为中国宫廷画家所画。

帝后的帽冠一般圆形,帽顶为平顶,上缀朱纬,朱纬加捻均匀而整齐,有丝结。帽檐为熏貂皮边,或为貂鼠皮、海獭皮、狐皮等名贵皮料。此冠符合《钦定大清会典》关于形制、颜色、纹饰上的规定,系乾隆帝后妃所用,为貂毛保暖礼帽。

5、 《纯惠皇贵妃像》绘制的年限推定。据《清史稿﹒列传一﹒后妃》记载:乾隆登基前就成为他的妻妾的有孝贤皇后姓富察氏,雍正五年(1727)被册封为弘历的嫡福晋;弘历即位,册立为后,卒于乾隆十三年(1748)。慧贤皇贵妃姓高佳氏,雍正年间选入弘历藩邸为侧福晋,乾隆二年(1737)册封贵妃,乾隆十年(1745)卒,追封为皇贵妃,谥号“慧贤”。嘉妃,姓金佳氏,雍正时入弘历藩邸,乾隆元年初封贵人,二年晋嘉嫔,六年晋嘉妃,十三年晋嘉贵妃,二十年卒,追晋皇贵妃,谥曰淑嘉皇贵妃。婉嫔(1717—1807),陈氏,雍正时入侍藩邸为格格,乾隆帝即位后初封陈常在二年晋陈贵人,十三年封婉嫔,五十九年晋婉妃,嘉庆六年,晋尊皇考婉贵妃,嘉庆十二年卒,年九十二,是乾隆帝后妃中最长寿者。这几位后妃加上纯惠皇贵妃都是乾隆帝家庭生活中最初的成员。结合画中人物的年纪考查,应该绘制于相近时期,即在乾隆初年。

6、 《纯惠皇贵妃像》装裱装潢。此幅作品为镜框式乾隆内府装潢,所用材料皆为乾隆内府之常用;作品的镜心、边框皆符合乾隆内府绘画装潢规制;该画的装裱系乾隆内府完成,从未被改动过,是一件标准的乾隆时代宫廷绘画作品。据查,该幅肖像镜心装裱背面,乾隆内务府造办处的签条痕迹依然存在,签条何时丢失的就不为人知了。

7、 不得不说的清宫典制与历史史实。

据《清宫典制》记载,帝、后画像是秘不示人的皇家珍藏。历代帝、后驾崩后,他(她)生前的画像、用过的玉玺印以及珍爱的文玩器物,除一部分随葬陵寝,其余都要置于寿皇殿供奉,以备子孙祭祀。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城。京城里的各处王府及皇家园囿都成为侵略军的驻地,在寿皇殿驻扎的是法国军队,最高将领是少将司令Henri Nicolas FREY,中文名“弗雷”。弗雷将军将寿皇殿的部分帝后画像以及其它文玩作为“战利品”收入囊中,在归国时带到欧洲,自此“弗雷”的名字就与欧洲藏的中国文物特别是清宫文物紧密相联。

弗雷从1925年—1931年分多次将其所藏中国艺术品,捐赠给法国政府,最初收藏于卢浮宫博物馆,至1945年移交给国家东方艺术博物馆,即吉美博物馆。其中包括:乾隆皇帝油画肖像二幅、皇妃油画肖像二幅、郎世宁绘《哈萨克贡马图》、《康熙南巡图》(第二卷)、《木兰图》(四卷)等重要藏品。

除捐赠博物馆的部分外,弗雷家族后人也陆续将一些藏品转而售出。《嘉妃半身像》于2001年9月23日在巴黎拍卖时被法国Dole博物馆运用优先权购藏。《纯惠皇贵妃朝服像》、《乾隆南巡图·第一卷》、《乾隆南巡图·第七卷》、康熙御用《佩文斋12玺》、乾隆御用《太上皇帝之宝》玺也都在香港及世界各大拍中现世。

  法军少将弗雷及部下

法军少将弗雷及部下

弗雷在20世纪初两次捐赠卢浮宫和吉美博物馆的清单,以及两任法国总统为弗雷捐赠而写的《受让政令》,还找到了1900年法军回国时,弗雷将几箱宝物从中国运到法国马赛港的文件。

国家第一历史档案馆,查到了皇家祭祀殿堂“寿皇殿”的档案。寿皇殿位于现在的景山内,那里正是八国联军入侵时法军司令部所在地。档案中记载了原来放在西殿东大柜的一幅纯惠贵妃半身像后来不知所踪。档案中还有一幅当时某日本记者给弗雷将军们在寿皇殿门前拍的一张合影,那正是法军司令部。

四、 《纯惠皇贵妃像》考证结论。

《纯惠皇贵妃像》问世后,直到今日在拍卖行业都成为佳话。因本人见到的只是高清照片,无论资料、论述就多存不足了,但至少可得出如下结论:

《纯惠皇贵妃像》从其绘画技巧、服饰特征、历史史实看成画的时代应为清乾隆早期,系作品无疑。

《纯惠皇贵妃像》回归故土是历史的渊源,对中国宫廷艺术、绘画研究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 小熊资讯网 版权所有
  • zhangwenli.com.cn copyright 2014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