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趣事新能源故事会数码资讯软件资讯娱乐资讯医疗资讯健康资讯明星资讯大数据it资讯家居生活 更多

黑马

2020-06-29 04:23:46 来源:汕尾资讯网

  那一年秋后犁地,我们借了岳父家的马。套上马,我在前边牵着马的笼头。然而,这匹马很不配合,它好像认生,像是知道犁的不是它家的地,就有些使性子。它呼呼地走几步就停下来,头一扬,尾巴一甩,让在后边扶犁的哥哥几次摔倒。后来它又尥蹶子,我新婚的妻子来牵它,它照样不看面子,走几步又尾巴一甩停下来,太阳老高了还没犁几垄地。

  我赌气地把马牵回家,拴在院里的一棵榆树上。我开始教训马,用鞭子抽马,满脸汗水地骂着马,我想让马屈服,然后服服帖帖地犁地。可是马恼了,马又拼命地尥起蹄子,发出愤怒的叫声,尾巴翘起老高。我越是整它它越反抗,我恼火地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使劲地向马投去。我听见“咚”的一声,马颤抖了一下,接着它的一条腿颠了起来,马的屁股上浸出一层潮湿;马无奈地叫着,我看见了马眼里的哀怨。凭我对动物的接触,我知道那是马最无奈的叫声,马在最痛苦的时候不是嘶鸣。当时我不知道马的那一条腿就这样完了,试图看看马的行走时,我失望了。我颤颤地去解开马的缰绳,马在走路时那条被我砸伤的腿稍一沾地就即刻弹起来,那条腿它再也没有放下来,四条腿的马现在要三条腿走路了。我心情沉重地把马重新拴回。

  马残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向妻子交代,我知道我是无意的,但我在冲动的刹那害了一匹马。我听见了妻子的哭声,一边哭一边念叨:咋弄啊,好好的一匹马,牵来时好好的,怎么就站不起来了?让我怎么跟娘家交代啊。我忽然害怕起来,对着那匹马流出了眼泪,我想逃跑。我对家里人说,不犁了。我自己把地全剜了,我扛着铁锹在地里呼呼地剜地,累了就一个人坐在地头发呆。

  那匹马后来被一个屠宰场拉走了,在马被拉走时我的心针扎一样地疼,妻子躲在一个角落偷偷地看着马被拉走。一匹马在睁着眼时就被屠夫牵走,太伤一匹马的心了,简直是一种残忍。我就这样成了一匹马的杀手。

  站在村外的旷野,是一个深夜,我忽然看见那匹马向我奔来,马鬃在夜风中抖动,它沉默地站在我的对面,好像是一次邂逅,又好像是一种等待一种示威。我站着,想向马诉说我的忏悔,可是黑马转眼间又消失在无边的旷野。我听见风的涌动,忽然感觉我的愧疚和一匹马的生命相比多么卑微。

  我离开了家去一个城市流浪,我的打工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目标是用一年的工钱买回一匹膘肥体壮的大马,然后和妻子牵着送到岳父家。这也许可以使我的心少一分惭愧。那段时间我一闭上眼,它齐刷的鬃毛、黑色的眼睛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的惭愧在夜的漆黑里惊醒。我更加拼命地干活,想尽快还了我的心债。有一次我遇见了一个老乡,他说:你是不是司家小二?我说我是。他说:你们家里人到处找你。我吓了一跳,更加愧疚。可是,我不想见他们,因为我还没有挣到马钱,我往邮筒里塞了一封报平安的家信,又换了一个工地。

  我决定再远走他乡,去遥远的草原,义务做一个牧人,喂养和放牧草原上的那些马,让我的心在放牧中找到安慰。和包工头结了几个月的工钱,我在一个夜晚扛起了行李。我先走上了回家的路,想看看村外的河和我的叫瓦塘南街的村庄。我站到了沧河桥上,你们想不到我看见了什么,我在沧河桥上看见了一个女人,瘦瘦的身影很像我的妻子;太动人心魄了,我甚至听见了马的响鼻,就是黑马临走前那一声让我永远记挂的响鼻,在朦胧的夜色里我真的看见了一匹马的身影……

  是我的妻子,而且是岳父家的那匹黑马。

  她在那个晚上告诉我,马的命是宝贵的,它不会轻易离去,它在走向屠宰场的路上被一个老兽医救了。妻子说:真的,马真是命大,马在被拉走的途中碰到了老兽医。老兽医把马截住了,老兽医说这么好的马不能死,当时就把它牵走了。

  后来,每天傍晚她都牵着马在沧河桥等我,和黑马一起等我回来。

  • 汕尾资讯网 版权所有
  • zhangwenli.com.cn copyright 2014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