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趣事新能源故事会数码资讯软件资讯娱乐资讯医疗资讯健康资讯明星资讯大数据it资讯家居生活 更多

借醉装疯

2020-08-10 05:51:31 来源:小熊资讯网

孟绫心下一沉。

符舒泽走了,去哪了?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情?

忽然觉得这一切太过巧合,赶紧双膝跪地,冲着符老爷说:“爹,我没有!”

符老爷见她衣衫不整,也不敢多瞧,摊上这种事,他身为一家之长也难断家务事,何况她与符崇硕捉*奸在场,人证物证俱在,就是他有心想帮她也寻不到借口。

“来人,给大少奶奶换身衣服,送入柴房,待天亮后押入祠堂,等候审问!”

符老爷说时甩袖而去。

“老爷,我真的没有,若是有心勾引他,我犯得着呆在自己屋里,给自己种下把柄!”孟绫不放过为自己辩解的机会,跪在地上冲着离去的符老爷哭喊。

符老爷听着她的哭声,脚步微微顿了顿。

想起符舒泽临走前跟他说,一定要照顾好孟绫,如今出了这等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大儿子交待。

见符老爷头也不回,孟绫知道自己已被判了死刑,可是她仍不放过任何一点为自己辩白的机会,头一昴冲着一旁呆愣的符崇硕说:“符崇硕,你说说,为什么来我屋里!明明喝醉了,现在却陡然清醒着,你这不是明摆着借醉装疯,陷害我么!”

符崇硕被她骂得哑口无言,嘴巴张翕几下,想为她说几句,却被二夫人使了个眼色拖着就走。

孟绫知道指望不上谁,心死如灰,不知不觉被人送进了柴房。

香儿过来给她送被子,见她瑟瑟发抖,面容憔悴的,不忍地撇过眼。

不想孟绫却唤住了她:“香儿,你等下!”

孟绫瞧着心里作虚的香儿,知道她定是知道些什么,可是现在即便让她说出来,也没多少用处,只会凭白多一个人受罪。

“可知道大少爷去哪了?”孟绫想,如今唯一能救她的只有符舒泽。

香儿瞧着门外,见没人才开口说:“大少爷被老爷临时安排去江陵谈业务了,一个星期后才回来!”

“一个星期!”

孟绫反复咀嚼着这四字,觉得时间太久,真要等他回来,她怕是被折磨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如今身边没个亲人,看来她只有等死了。

孟绫欲哭无泪,一双眼睛红肿的如同兔眼,天一亮就被人拖到了祠堂。

孟绫被人按在地上,跪在符家列族列宗的牌位前,成了个不贞不洁,与小叔勾搭,让符家蒙羞的娼*妇。

她望着眼前一排排的牌位,突然觉得很好笑。

莫是符家的祖宗真能显灵,定能还她个清白,然而不过是位木牌子,纵是涂得金亮也还是木牌。她现在百口莫辩,对着牌位失神,继而眸光流转,望着一个个围观痛骂自己的族人,脑袋晕沉沉地,陡然间胃里一阵翻腾,忍不住作呕起。

她伏在地上吐了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早上她什么都没吃,连口水都没喝,自然吐不出个什么,可是那股恶心感仍不减,又反复呕了几回。

二夫人眸里逸出一丝阴鸷,赵姨娘坐在二夫人旁边的椅子上,瞧着自己刚涂好的蔻丹秀了秀纤指,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孟绫,笑着说:“大少奶奶怕是有了身子,你们这么折腾她,小心老大回来找你们拼命!”

二夫人嘴角暗抽。

不过这事还没证明,谁说像就是了,搞不好是她胃出了毛病。

“妹妹又不是神医,这么认定大少奶奶有了身子!”二夫人气场上丝毫不弱。

赵姨娘不服气地撇嘴。

自她进府,就一直受二夫人的气,今日族人都在,她自然不好与二夫人明着来,只是为出憋在心里多时的那口气,她觉得该跟自己的良心赌一把,就当为自己积点德。

赵姨娘知道,符老爷面上疼爱符崇硕,但骨子里却对符舒泽深有愧疚,再说符家一直是遵从长子继业的家训,实际上符老爷还是偏爱符舒泽些,只不过符舒泽性子寡淡,不喜与符老爷亲近,这才让父子间有了隔膜。

可自打符舒泽成亲后,符舒泽却像变了个人,父子间日益走近,这二夫人自然是容不得符舒泽的,想必此回,便是二夫人母子谋划好的。

赵姨娘心里不屑的轻哼。

明人都看得出这大少奶奶是冤枉的,唯独符老爷他看不出,看来这符家被二夫人一手遮天久了,早将黑白不会,今日她偏不信这个邪,给这二夫人一个嘴巴子,以报这些年的所受的窝囊气。

“老爷,您看大少奶奶这样子,是不是要请个大夫瞧瞧啊,这万一真是有了,可得小心侍伺着,这可是符家的嫡长孙只见!”赵姨娘嗲声嗲气地伏在符老爷耳边说。

符老爷本就寻不到个好理由,眼下见赵姨娘说起,倒是有了借口,忙冲各位符家的长辈说:“事关重大,小辈不敢有半丝马虎,暂且请个大夫给她瞧瞧,再做打算!”

符家的族人是以符老爷为中心,见他开了口,只好同意。

郎中替孟绫搭脉,片刻后冲符老爷笑着说:“恭喜符老爷,少夫人已有一月余身子!”

符老爷闻之哈哈大笑,忙冲着列祖列宗磕头谢恩,显然嫡长孙的地位在符家族里极为重要,重要的可以将功补功。

孟绫缓回一气,手按在小腹上,感谢这个及时到来的孩子。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喜悦中,唯有二夫人气得嘴巴都歪斜了,没好气地冲着孟绫狠狠瞪上一眼,由老妈子扶着回了房。

孟绫因着身子不便暂且不要受罚,却被禁锢在屋里养胎,赵姨娘担心二夫人会再次陷害孟绫,便将自己屋里的丫鬟月儿支派了过来。

孟绫知道此回是赵姨娘救了自己,握着赵姨娘的手说:“此回多亏了姨娘,不然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赵姨娘抚着她的手背安慰说:“大少奶奶言重了!我可不是救你,我只是在救我自己!听姨娘的话,好好把孩子生下,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你这孩子值万万金,与某人来说,这是根搁在心头的刺,让她不拔不痛快的!”

孟绫明白赵姨娘的意思。

赵姨娘后来告诉孟绫,香儿其实是二夫人用来监视符舒泽的眼线,出了这事后,二夫人怕事情败露,已将香儿偷偷送走。

  • 小熊资讯网 版权所有
  • zhangwenli.com.cn copyright 2014 - 2021